如果上汽大众是一座围城,我愿意再待十年

2018-06-13 15:25 来源:易车网

我的好友阿骏又一次炒了他的老板,在比特币被疯狂炒作的时候,他跟着金融圈里的一位大佬去了西部做比特币的矿机生意,可惜好景不长,当比特币遭遇政策限制时,一泻千里的暴跌让阿骏失去了发财的梦想,他说会重整旗鼓,下一站便是当下火热的区块链。

其实阿骏私下里还是多少有点不舍和后悔,如果不冲出第一份工作的围城,不知当下又会是怎么的模样。在正式进入到金融这个圈里前,阿骏只是在一家自主品牌的4S店当销售员,那几年自主品牌的销售可以用惨淡来形容,阿骏每个月拿到手的工资也只能维持日常生计,等不到最后的黎明,阿骏有了辞职换行业的想法,一头扎进大家都说很赚钱的金融行业。

如今,阿骏曾经服务过的这个自主品牌可谓如日中天,每款新车都是爆款,提车时刻表都排在了3个月之后,一年100多万辆的销售令人觊觎。

和阿俊的选择截然不同的是amy,从年少青春到风韵犹存,这一辈子最好的十年都奉献给了汽车这个围城,哪怕外面的世界物欲横流,amy在上汽大众的这座围城里岁月静好地度过了十年,也收获满满。毕竟欲望的都市里也有脚踏实地的人。

90年代初,amy的父亲是机关单位的司机,那年amy刚好10岁,第一次坐上上汽大众的经典车型桑塔纳,手摇的车窗,宽敞的后排,悦耳的音乐成了她人生中对于上汽大众这个品牌的最初印象。当父亲顺路在学校门口等着amy放学时,小伙伴们都围了上来爱不释手地摸着铮亮的桑塔纳。

后来amy长大了,从小在心里发芽的这种情怀也终于爆发了,大学毕业后成为了上汽大众的一名员工,工作一年后买了人生当中的第一辆小车POLO,那时的POLO也算得上是时尚和潮流的代名词。

在上汽大众的这10年间,amy见证过朗逸的爆红,也目睹过途观加价提车的疯狂,当宽体轿跑的凌度出现《奔跑吧兄弟》之时,很多人都会惊呼上汽大众越来越懂人心了。当然,在朗逸与途观这两款车的空档期,上汽大众也遭遇过迷茫与无助,好在城里的人都抵挡住了外面的诱惑,才迎来柳暗花明的一天。

1 2 3 4
热门推荐
精彩推荐